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76对垒的女士
章节列表
76对垒的女士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白薇从武汉流落到上海,经创造社的郁达夫介绍,加入了她所敬慕的创造社。此时,郭鲁之笔战正如火如荼,对此,她觉得好为难,一方是她所偏爱的创造社,另一方是她所敬仰的文豪鲁迅。她作为创造社的成员,自然是思想情感完全在她所热爱的创造社这一边,不过,她并没有公开表明态度也未参加这一场笔战。

  早在日本留学期间,白薇就听说国内文坛上出了一位了不起的鲁迅。那时候,她的表弟从北京给她寄去一本新出版的《呐喊》,她读了以后惊叹中国有这样一位文才鲁迅。当时,在这位少女的想像中,鲁迅一定是一位英竣矫健而又俏皮的青年。不久,她回到了广州,由广州到武汉又到上海,在创造社常常会听到人们谈起鲁迅。尤其是郁达夫常给她讲鲁迅的为人和鲁迅的作品,并且说愿意介绍她认识鲁迅。郁达夫没有参加笔战,他人虽在创造社,却和鲁迅一起创办《奔流》杂志。白薇不但喜爱鲁迅的文学作品,更敬佩他那革命斗争的坚强不屈的精神——他一面尽力做着清道夫,扫除文坛上的妖魔魍魉,一面挺直战士的胸膛,不屈不挠地同敌人战斗。尤其近些年来,鲁迅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老战士的精神鼓舞着青年奋勇前进。

  白薇写了一篇试作,请郁达夫指点并帮忙发表。郁达夫看了以后认为很好,建议她投给《奔流》杂志。她的处女作在《奔流》上发表了。从此,她便继续给《奔流》投稿。不过,她每次送稿子都是送到门口,将稿子交给许广平然后掉头就跑。后来,有人告诉她,在一次谈到她的文章时,鲁迅说:“白薇怕我吃掉了。”就这样,白薇的感情和文章放在两个不相容的营垒,因此,她一次一次地给《奔流》送稿件,而她一次一次地感到痛苦,那痛苦就像一个有了爱人的女子嫁给了一位不如意的丈夫。白薇总有一种怕见巨人的怪癖,阻止了她多少次想见鲁迅的感情。她对于《奔流》编辑者鲁迅总是敬而远之,一方面知道他是一位文才横溢一世的文学家,另一方面又不想去见鲁迅的尊容,一直就这样矛盾着。

  初秋的晚上,白薇终于下定决心要见一见她所长期敬仰的鲁迅,在朋友杨骚的陪同下来到鲁迅的寓所。可是,她走到楼梯脚下,又踌躇起来甚至想跑掉了。这时,楼上楼梯口处传来了一个男人的温和的喊声:“白薇吧?请上来呀!上来呀!”

  白薇只好硬着头皮上楼,一溜烟走进鲁迅的书房,微低着头不敢正视鲁迅,初秋天气有些闷热,心里一紧张就冒汗了。突然一阵凉爽的“风”冲她的白衫吹来。

  “热吧?”鲁迅用扇子给白薇煽了两下,然后将这把扇子递给她说,“来,坐下凉快一下。瞧,这扇子上可是一幅名画呢。”

  鲁迅就从扇子上的名画谈起,亲切地和两位年轻人谈起来。白薇悄悄抬起头来看看面前的人,觉得鲁迅原来是一位父亲般和蔼可亲的长者,一股敬爱之心陡然涌上心头。

  从此以后,只要有机会,白薇就不放过和鲁迅见面,聆听鲁迅的教诲。有一次,她的病经医生看过之后,医生说非开刀不可,为此事,她还特意来向学过医的鲁迅请教。而且,她不仅和朋友一起到鲁迅家里来,甚至有一次她自己来见鲁迅,和鲁迅有了一次机会进行长谈,觉得和鲁迅谈话之后心里特别亮堂,特别受到鼓舞,仿佛身上增添了巨大的前进动力。但是,“一?二八”以后,由于种种原因,白薇没有机会再见鲁迅,心里却异常想念他,特别是当时局紧张和论战剧烈的时候,就更想聆听鲁迅的见解或劝说他注意安全和保重身体。然而却一直再没有能够见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