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62文章无写处
章节列表
62文章无写处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“吟罢低眉无写处”——此感慨是对中国现状的高度概括。左联五烈士的鲜血深刻地表明,“在中国,那时是确无写处的,禁锢得比罐头还严密。”鲁迅受到禁锢,文章没有地方可以发表,虽然屡次换用笔名,仍然被国民党反动统治当局捡查抽去,或者遭到胡乱删改弄得文章面目全非。鲁迅说:“别国的检查不过是删去,这里却是给作者改文章。那些人物,原是做不成作家,这才改行做官的,现在他却来改文章了,你想被改者冤枉不冤枉。即使在删削的时候,也是删而又删,有时竟像讲昏话,使人看不懂。”国民党反动派就是不想让人看懂鲁迅的文章,甚至干脆不让鲁迅的文章和人民群众见面。

  既然在国内文章无写处,鲁迅打算把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狠毒凶残面目的文章拿到国外去发表,争取国际友人的支持。刚巧,美国女作家史沫特莱来到了鲁迅的寓所。她是著名的美国进步作家,来到中国以后就结识了鲁迅,这次从菲律宾度假刚刚归来,便径直来到了鲁迅的住处。她事前已经对左联五烈士有所耳闻,见到鲁迅满怀悲愤的表情十分理解,只是简单地谈了谈分别以来的情况,并问讯鲁迅最近有什么打算。鲁迅把一篇文稿递给史沫特莱说:“这是我刚刚写好的一篇文章,请您帮我把它译成英文,然后拿到美国去发表吧!”

  史沫特莱接过文稿来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醒目的标题《黑暗中国的文艺界的现状》。文章一开头,便开门见山地将中国文艺界现状展示在面前:“现在,在中国,无产阶级的革命的文艺运动,其实就是惟一的文艺运动。因为这乃是荒野中的萌芽,除此以外,中国已经毫无其他文艺。属于统治阶级的所谓‘文艺家’,早已腐烂到连所谓‘为艺术的艺术’以至‘颓废’的作品也不能生产,现在来抵制左翼文艺的,只有诬蔑、压迫、囚禁和杀戮;来和左翼作家对立的,也只有流氓、侦探、走狗、刽子手了。”她大略地看了一遍,文章将中国的黑暗、反动派的残暴、文艺界的现状、左翼作家的境遇彻底披露给读者。这篇文章如果在国外公布于世,无疑将会像一颗重磅炸弹爆炸。

  “这篇文章发表出去,会给您带来很大麻烦的,甚至会有生命危险的。请您再考虑一下,还是慎重一点儿好。”史沫特莱不无担心地说。

  “不用再考虑了。中国不能就这样下去,总得有人站出来说话,请您尽快把它发表出来!”鲁迅坚定毅然地回答。

  史沫特莱欣然将文章收下。同时,两人还共同起草了一份《中国作家致全世界的呼吁书》。史沫特莱很快便将《黑暗中国的文艺界的现状》和《中国作家致全世界的呼吁书》同时在美国的《新群众》上发表。果然,鲁迅的文章和呼吁书引起了美国及世界许多国家的进步作家的关注,五十多位美国作家及其它国家的进步作家纷纷发表声明,对中国反动统治者残害左翼作家的暴行表示强烈的愤慨和抗议,坚决支持鲁迅和中国左翼作家的革命文艺运动。国际友人的支持,使诞生不久便遭受挫折的左联的作家们受到巨大鼓舞,增强了对敌斗争将文艺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定信念,诚如鲁迅在《黑暗中国的文艺界的现状》结尾庄严宣告的那样:“左翼作家们正和一样在被压迫被杀戮的无产者负着同一的命运,惟有左翼文艺现在在和无产者一同受难,将来当然也将和无产者一同起来,单单的杀人究竟不是文艺,他们也因此自己宣告一无所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