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58海婴儿出生
章节列表
58海婴儿出生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1929年9月25日夜,鲁迅因为工作过于劳累发起烧来。但是,他仍在灯下挥毫工作着。凌晨,鲁迅刚刚睡熟,已是26日3时,忽然,许广平腹中的小生命不安静起来,闹得她肚子一阵阵地痛,她知道这预示着小生命将要来到人间。她忍耐着阵阵痛楚,咬住牙不要惊醒鲁迅。直到上午10点,她才把鲁迅叫醒,告诉他腹部阵痛。鲁迅正在发烧,仍坚持把妻子送进了福民医院。鲁迅一直在妻子身边守护着,她的腿过度疲乏要动一动,他便帮她活动活动腿,别的什么部位不舒服,也帮她揉一揉或捶一捶。

  9月27日早晨,经过二十七八个小时阵痛,许广平已经狼狈不堪。医生来了,经过捡查之后,征询鲁迅的意见道:“是难产。留小孩还是留大人?”鲁迅不假思索地说:“留大人。”医生和鲁迅谈些什么,许广平什么也没有听清,看上去鲁迅轻松地解决了问题。之后,鲁迅回过来若无其事地安慰妻子说:“不要紧,拿出来就好了。”

  医生手握着钳子把小孩的头先拔出来,许广平觉得如同人们将一棵大树从地里往外拔那样,一条条树根紧紧抓住大地的神经,而要把那些神经彼此切断开来般的难受。鲁迅则觉得心跳快要停下来似的,听起来只有十六七下,似乎还在减少下去。终于,一个赤红的小身体出来了,呱呱的哭声向人间报到。鲁迅欣慰地说:“是男的,怪不得这样可恶!”

  两条生命都保住了。

  第二天,鲁迅非常高兴地走进医院的房间里,手里捧着一盆翠绿苍劲的小松树,轻轻地放在许广平床边的床头桌上。许广平高兴极了,因为以前赠送给她的都是书,这回倒很动心想到给她买花来,而且很有他的个性,不是买那种有香有色的鲜花,而是买孤傲沉郁的针叶松树,可见丈夫的心意品格是多么的不俗。

  鲁迅的寓所在北四川路东横浜路景云里,离许广平住着的福民医院不过百余米。孩子出生以后,鲁迅每天都要往返两三次,或者手里拿着各种食品给爱妻送来,或者带着一批又一批的朋友来慰问。朋友们说孩子长得像鲁迅,鲁迅也承认孩子很像自己,但又补充一句:“我没有他漂亮!”当医院里静下来以后,鲁迅总是坐在那里慈爱地看着孩子的脸,不只一次地说:“他像我,不过,我没有他漂亮!”

  10月1日9点,鲁迅就来到了医院。自从孩子出生以来,鲁迅一改往常早晨起得晚的习惯,不论晚上开夜车写文章到深夜几点,每天早晨都是早早起来带着食品来到医院。今天,鲁迅一边端详着小儿子那红扑扑的脸蛋儿,一边和许广平悠闲地谈着,问妻子想没想到给小儿子起个什么名字,许广平说还没有。

  “我倒想起两个字,你看怎么样?”鲁迅愉悦地说,“因为是在上海生的,是个婴儿,就叫他海婴。这名字读起来颇悦耳,字也通俗,但却绝不会雷同。译成外国名字也简便,而且古时候的男人也有用婴字的。如果他大起来不高兴这个名字,自己随便改过也可以,横竖我也是自己另起名字的,这个暂时用用也还好。”

  海婴,这个名字通常是在外人面前才叫的,爸爸妈妈自然要给他起个亲切的小名。起了好几个小名,其中有一个小名是根据林语堂的一篇文章而起的。人们都知道,大象多数是灰褐色的,白象被人们看作非常宝贵的珍稀动物,林语堂在文章中称誉鲁迅精神为“白象”,意思是难能可贵。所以,就给海婴起了个小名叫“小红象”。

  10月10日,许广平在医院里住了12天再也住不下去了,她看到鲁迅每天两三次往医院里跑,觉得鲁迅实在是没办法静下来安心地工作。鲁迅心里希望妻子在医院里多休息几天,但拗不过妻子要出院的要求,经医生同意后,鲁迅在建人夫妇的帮助下把妻子接回了家。许广平走进楼上的卧室,不禁惊讶地轻声叫道:“哇,这么清洁整齐!”

  离家十多天,家里变了样。不但门窗桌椅都擦得干净明亮,而且几乎每件家具都重新摆放过,也像医院那样在床边放一张小桌,桌上除了茶杯和硼酸等药品之外,还放一盆青葱翠绿玲珑精致的小松树。许广平觉得一切都十分妥帖合适,没想到平时从不留心这些日常琐事的他,竟然动起手来把事情做得这么好,心里不由地默默赞叹:爱的力量如此伟大!

  为了让母子俩安静休息,也为了抽烟不影响母子健康,鲁迅把写字台从楼上搬到楼下,改在会客室里写文章和工作,这样也免得在小孩子前要轻手轻脚,阅读写作也好静下心来。不过,到了夜里12点,鲁迅便上楼来接替妻子,值班照看孩子。夜深人静,海婴睡足了觉又精神起来,鲁迅便手里拿着香烟盒盖什么的,逗着孩子玩,海婴高兴得在他怀里欢蹦乱跳。玩了一阵儿,海婴疲倦了,鲁迅便让孩子横躺在他双臂弯成的小摇篮里,然后站起来,从门口走到窗前再从窗前走回门口,一边在房间里来回走,一边哼唱着自编的平仄调子儿歌:红红象象小红象,象象红红小象红,红象象红红小象,小红红象小红红。

  鲁迅一遍又一遍地哼唱着,海婴躺在他双臂弯成的摇篮里睡着了。如果不是写作和工作很忙,鲁迅说不定会成天的抱着孩子玩呢。他把父爱给了孩子,孩子给他带来无限的乐趣。在和朋友们谈话时,他常常流露出对孩子的无比喜爱之情。当然,鲁迅在爱孩子的同时,更加倍地体贴和疼爱妻子,许广平觉得除了恋爱时得到异性的体贴温存是美好的享受之外,此时受到丈夫的加倍体贴温存则是最幸福的。

  不过,海婴也给他们带来不少麻烦,甚至让他们闹出了许多笑话。自然,两个人谁也没有育儿的经验,除了听医生的话之外,就是从育儿类的书中去找办法。哺乳时间,书上说每三小时一次,每次五分钟,结果是没到喂奶的时间,孩子饿得啼哭不止,有时刚刚吃了几口奶,孩子就睡着了。而且,不到两个小时乳房就涨潮了,用毛巾擦奶毛巾几乎湿透,等到三个小时后喂奶时已经是低潮了,却让孩子饿着肚子按照时间吃空奶。两个多月后量体重,医生说不对,孩子的体重只够两三个星期的,医生教他们用新鲜牛奶加粥汤和滋养糖,照医生的话做了,孩子才胖起来。孩子洗澡,他们特别的小心认真,盛了半盆温水,许广平双手托着孩子,鲁迅用手撩水给孩子轻轻地洗,冷得孩子身体发抖脸发青,结果感冒发烧了。医生说方法不对,给他们介绍一位护士给孩子洗澡,人家是让孩子仰卧在温水盆里,还在水盆里放了一只温度计不时地留心观察,孩子在水里看上去蛮舒服的样子。护士让他们学习自己动手做,但是,他们再也不敢了。鲁迅说:“还是让她洗吧,我们洗病了,不是还要花更多的钱吗?我多写两篇文章就好了。”就这样,两个人过分谨慎反而吃苦头。许广平不禁想,女人结了婚,要是有介绍育儿的学习班多好,何苦急时抱佛脚闹出这许多笑话来呢。

 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不养儿不知父母恩。人们在结婚成家生儿育女之后才会有体会。虽说育儿方面鲁迅夫妇外行,但在抚养教育子女方面,鲁迅夫妇则有新的方式。因为从小吃过封建礼教的苦,鲁迅疼爱自己的孩子,要让他健康活泼地成长,再不受封建礼教的束缚。这是后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