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49在厦门大学
章节列表
49在厦门大学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1926年8月29日,鲁迅和许广平抵达上海。作短暂停留之后,9月1日,鲁迅登上了开往厦门的轮船;10日,许广平登上了开往广州的轮船。鲁迅将到厦门大学去任职,许广平将到广东女子师范学校去教书。鲁迅认为,教书的事不可作为自己终生事业来看待,这是因为,社会上的不合理遭遇,政治上的黑暗压力,作短期的喘息尚可,长此下去,自己也忍受不住的。因此便决定:一面教书,一面静静地工作,准备下一步的行动,为另一个战役作更好的准备。于是,两人相约做两年工作之后再相会。
  秋天厦门气候宜人,海滨城市风光秀丽。9月4日,鲁迅满怀喜悦地走下新宇号客轮,先行到厦门大学任职的孙伏园和林语堂等老朋友都前来迎接。鲁迅此次南下便是应了林语堂之约而来厦门大学教书的。老朋友们重新相聚话不尽分别后的种种心情,畅谈来到厦门大学以后的一些情况和对日后工作的一些设想。
  鲁迅在“五四”以来新文化运动中所做出的重大贡献,在前不久发生的北京女师大风潮和三一八惨案期间的坚定立场,已是举国瞩目。因此,鲁迅到厦门大学来任教的消息一传开,立刻在广大青年学生当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甚至一些内地大学的学生纷纷转学到厦门大学来。鲁迅在厦门大学主要担任中国文学史和中国小说史两门课程。由于近几年他在全国的声誉,当他担任的课程在学校公布以后,马上吸引了众多的学生选修这两门课程,许多年轻的教师也都挤时间赶来听课,每堂课都是座无虚席。
  为了不辜负众多青年学生的期望,鲁迅对自己担任的两门课程做了充分的课前准备工作。为了编好讲义,常常废寝忘食工作到深夜。他每讲一课都是深入浅出、旁征博引,讲得生动而有风趣,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、回味无穷,不知不觉便到了下课时间。许多热爱文学的青年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,鲁迅是他们在文学创作的崎岖道路上攀登的导师和引路人,因此,他们都聚集到鲁迅的身边来,每天鲁迅临时居住的那间宿舍里都挤满了年轻人,他们向鲁迅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,为鲁迅那渊博的学识、精辟的见解、透彻的分析所折服,每次都因为有很丰厚的收获而心悦诚服、心满意足地归去。
  一天,鲁迅在和学生们谈论文学创作时,一些同学请鲁迅帮助他们创办一个文艺刊物,对厦门文艺阵地的沉闷现状能够有所改变。鲁迅热情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,并鼓励他们积极努力地开创文艺事业。有的青年担心自己的创作水平,害怕自己的作品太幼稚。鲁迅便满腔热情地鼓励他们:“你们不要怕幼稚,成熟是从幼稚变来的;初学的人,也只能这样。”在鲁迅的热心帮助下,厦门大学成立了两个学生文艺团体泱泱社和鼓浪社,泱泱社出版了《波艇》月刊,鼓浪社出版了《鼓浪》周刊。为了扶持幼苗,爱护青年们这种为文艺事业奋斗的精神,鲁迅十分认真地给他们修改稿子并当面给他们提出修改意见。经鲁迅多方设法帮助,几经周折,《波艇》第一期出版了。为了表示对他们的刊物的支持,鲁迅特意把9月23日新写的一篇《厦门通讯》和学生们那些幼稚的习作放在一起发表。这对青年们是一种极大的鼓舞。
  一个月过去了。鲁迅收到北京北新书局的一封来信和寄来的几本样书《彷徨》。原来,就在他离京来厦之时,1926年8月,第二部小说集《彷徨》由北京北新书局出版,收入作者在1924-1925年间的创作《祝福》、《在酒楼上》、《幸福的家庭》、《高老夫子》、《伤逝》等11篇小说。这些小说无论人物刻画还是写作技巧都更进了一步,可以说是鲁迅小说创作的一个新的里程碑。
  不久,又逢“双十节”。鲁迅欢喜非常,连那鞭炮声都觉得格外好听。因为以往在北京时,在军阀的统治下,多年来的双十节总是死气沉沉的,仿佛北京人厌恶双十节似的。人对某一件事的看法,往往受到感情的制约。鲁迅在北京对过年过节的鞭炮声有一种厌恶感,这是因为北京的鞭炮声代表着陈旧腐朽的一面。而厦门的鞭炮声带来了新鲜希望,所以就感觉好听,心情上就欢喜非常了。而且,厦门市上今天很热闹,商民都自动地挂旗结彩庆贺,不像北京那样,听警察吩咐之后才挂出一张污秽的五色旗来。从挂旗这件事上,鲁迅判别出自动与被动、觉悟与不觉悟的精神来,说明在北京那一面旗代表封建军阀的黑暗统治,人民之所以不主动挂旗是反抗军阀压制的一种无言表示。在厦门则不同,在孙中山联苏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影响下庆祝节日,大革命的浪潮正从南方兴起,人民群众对民主革命还抱有一点希望。所以,鲁迅认为,此地的人民的思想并不怎样老旧。
  然而,鲁迅这种“欢喜非常”的感情,还有那和青年们在一起的喜悦的心情,很快便消失了。原来,他以为南方一定是革命生机盎然的,换一个地方也好干一番事业,并为下一步的战役做好准备,可是,过了没有多久,他发现厦门和北京没有什么差别,同样有一种压抑气氛令人透不过气来。
  厦门大学创建于1921年,是著名的爱国华侨陈嘉庚创办的。陈嘉庚是爱国华侨领袖,曾募款资助孙中山,热心兴办家乡文化教育公益事业,创建厦门大学意在为祖国的复兴与繁荣培养人才。此时厦门大学尚处于初创时期,然而,校长林长庆聘请了一些颇有些名气的教师,只是为了给学校装饰门面,不过是点缀点缀给人家看的,提高厦门大学的身价而已。林长庆对于教师缺乏起码的关心与尊重,连最基本的生活条件都不能保障。鲁迅来到厦门大学以后,一见面,林长庆就问工作有何计划和年终出何成绩,而对生活方面却没有妥善的安排。鲁迅到厦门大学任职后,先后换了几处住所,吃饭喝水也成问题。而且,校长林文庆是个思想极端保守的人,在学校里提倡尊孔读经,使得学生们埋头苦读古文而对新思潮新学说不感兴趣,如此下去岂不违背陈嘉庚先生的初衷?
  这一方面,厦门的现实令人十分失望,那一方面,北伐军在战场上捷报频传,鉴于此,鲁迅决定取消原来在厦门工作两年的计划,到那革命策源地广州去感受一下革命新生活,同时,他也渴望着尽快和他的战友、伴侣许广平会合,为以后的工作和生活做出妥善的安排。刚好,广州中山大学来函邀请他去任教授,属望甚切,不能不勉力一行。于是,1926年12月31日,他向厦门大学校方递交了辞职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