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47老母亲鲁瑞
章节列表
47老母亲鲁瑞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鲁老太太目光慈祥而有神采,脑后梳着发髻,瘦高身材,腰不弯背不驼,放大脚走起路来很利落。她身穿一件藏青色上衣,下系黑色绸裙。看上去十分整洁而健朗。这就是她老人家给人的最初印象。
  鲁老太太从绍兴搬到北京以后,话听不懂,生活不习惯,每逢遇到绍兴人,听到家乡音,就非常高兴。自从见到俞家三姊妹和许羡苏她们,就把她们当成了自家的亲人。俞芬和许羡苏在绍兴时都是三先生周建人的学生,现在在北京又见面了,觉得她们格外亲。这两个女孩子都长大了,老太太就常托她们代买点东西什么的,戏称她俩是老人家的“活脚船”。
  鲁老太太早就知道俞家三姊妹没有妈妈,对她们更是关爱备至。初次见面时,俞芳和俞藻拘束地站在一边,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。她老人家便将两个女孩子拉到身边,和蔼而怜悯地问她们几岁了,在什么学校读书,想不想爸爸。当然,不会问她们想不想妈妈的。这样一谈,两个女孩子就活跃了,她们觉得这位太师母很喜欢孩子的,是一位慈祥可亲的老人。
  后来,鲁老太太搬到了砖塔胡同来,和她们住在同一个院子里,女孩子们甭提多开心了!她老人家很理解孩子们的心情,当她知道孩子们没有什么玩具时,就送给她们皮球和毽子,还把香烟盒里的图片收集起来分给孩子们,这些东西,孩子们都把它们当作宝贝、最好的玩具。
  自从鲁老太太来了之后,没有母爱的俞家的孩子得到了慈母般的爱,享受到了多少家庭的温暖是说不清的。她老人家时常给孩子们炒她们最喜欢吃的发芽豆。为了这,她老人家把老罗汉豆浸在水中发芽,然后晒在她自己的房子里,每天不断移动晾晒的器具,直到晒干为止,再给她们炒着吃。她老人家装的假牙不能吃硬食,看着孩子们吃得又香又甜的样子,她可高兴了。
  鲁老太太年岁大饭量小,喜欢看着孩子们吃饭。她老人家笑咪咪地问俞芳:“老二,你今天吃了几碗饭?”答:“三碗!”于是,老人家高兴地说:“好!好!”又说:“我自己老了,吃不多,可很喜欢看你们年轻人吃饭,吃得多有滋味啊!”她老人家待孩子多么亲切啊!
  鲁老太太还常常给孩子们讲故事,女孩子们发现太师母肚子里有很多很多的故事。后来,她们终于知道了太师母那些故事的来源,原来她老人家每天读书、读很多书。
  鲁老太太读书看报的能力可不是轻易得来的。小时候,她没有正式上学读书,老师给她的兄弟讲课,她就站在旁边听,然而封建陋习禁锢着人们的思想,家里不准她在旁边听课。于是,她就自己找些书来看,遇到不认识的字就问别人。来到砖塔胡同以后,她老人家遇到不认识的字,就问俞家三姊妹,有些字老二和老三也不认识,便查字典告诉她。她老人家高兴地说:“瞧,这样你们也多认识了一个字。”俞芳和俞藻这小姐妹俩可不敢不懂装懂,不负责任地乱告诉她老人家,因为她们知道太师母是不喜欢不懂装懂的人的。老人家告诉她们:“字不认识不要紧,教给别人错字是害人。”
  鲁老太太好学,又有毅力,不但能看小说,还能看报纸。她老人家很关心时事,每天要看好几份报纸呢,估计送报的人快来了,她就到大门口去等着。她老人家看了报,还要提出问题和大家交换意见讨论。在张作霖、冯玉祥、吴佩孚等军阀混战的日子里,每天吃过晚饭以后,她老人家就让大家聚在她的房间里谈时事,她让大先生讲这些军阀之间的关系,也发表她自己的看法。这样在她的房间里讨论时事问题是经常的。
  鲁老太太最爱看中国古代小说旧式小说,起初是由鲁迅和二弟分头去找书,后来,兄弟两分开以后,鲁迅就要经常替老母亲到处找书看了。要不了一个星期,就会听到老太太说:“大,我没书看了。”这时,鲁迅便要忙着去找书,等他把书拿回家来交给母亲,老太太却说:“大,这本书我看过了。”于是,鲁迅又得再去找书。因为老太太看书真动感情,看了才子佳人的书结局太悲惨就会难过好几天,所以,鲁迅为老母亲买书总是自己先看一遍。久而久之,家里收藏的中国古旧小说特别多,而且由于老太太的记性特别的好,那些改头换面的书一看就知道,还能说出什么地方相同什么地方不同,这样,就使鲁迅知道了许多书的来龙去脉和改变情况。由于老母亲的这种影响,鲁迅整理、研究并撰写出了《中国小说史略》、《小说旧闻钞》、《唐宋传奇集》。
  鲁老太太读过很多书,像《三国志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镜花缘》、《官场现形记》等古小说不知看过多少遍了,当手边没有合适的书可看时,她就把这些书拿出一本来看,她管这叫做“炒冷饭头”。她老人家也爱看现代小说,大先生经常根据老太太的爱好买书。鲁老太太对书籍非常爱护,一部部整整齐齐地放在书箱里,有四个书箱子呢。到了夏天,她还要把书都拿到外面晒,然后再整理好。她老人家到书店去买书,总是引来许多惊奇的目光,当时她这样的老太太识字的不多,而她要买的又都是大部头的章回小说。店员向她老人家推荐一些书,她却说都已经有了,人家就更加惊诧,她老人家竟然看过许多书!
  俞芳和俞藻很喜欢听鲁老太太讲小说,她讲得有声有色有说有笑,特别生动有趣儿,听了之后心情非常愉快。
  一次,俞芳看了《阿Q正传》,好奇地问鲁老太太:“太师母,真有阿Q这样的人吗?”
  “呵呵,”老人笑笑说;“在绍兴家乡有一个叫阿桂的,但《阿Q正传》里写的事,不都是他的,有些是别人的事,那是选了许多人的事集中起来的故事。”
  鲁迅的第一部小说集《呐喊》出版以后,章衣萍夫人和吴曙天女士拿来一本,指着其中的《故乡》说这篇特别好。鲁老太太赶忙拿来老花镜带上看,一口气读完了之后说:“没什么好看的,在我们乡间,也有这样事情,这怎么也可以算小说呢?”她这一说,在座的人都笑了。老太太还不知道这篇小说《故乡》、这部小说集《呐喊》就是她儿子写的。
  鲁老太太不迷信,头脑里没有什么鬼神的作怪,不唠叨不说闲话,和年轻人很合得来,所以精神活泼而强剑鲁老太太不服老,七十高龄还学新东西。一次,看见许羡苏编结毛线衣,她老人家也来了兴趣,下决心学习编结毛线,让许羡苏和俞芳教她。开始自然是编结不好,编了又拆,拆了又编,一次又一次,她老人家终于自己编结了一条大毛围巾,然后又编结了一件穿在外面的毛背心。连俞芳都佩服她老人家非常有毅力。七十岁的老太太竟然和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样,苦学不倦。连她的儿子也佩服,鲁迅说:“我的母亲如果年轻二三十年,也许要成为女英雄呢。”她老人家和俞芳坐在一起编结毛衣,俞芳说“我编结毛线很慢。”她老人家和蔼地对俞芳说:“绍兴有句老话:做生活不怕慢,就怕惯。”(惯,即“放下”或“放一边去”之意。)鲁老太太人老心不老,很容易接受新思想新事物。1926年以前,北京的妇女都留发髻,女孩子都梳小辫子,少数女学生剪短发,一些学校甚至不收剪发女学生。北伐战争以后,大多数女学生都剪去辫子留短发,一些中年妇女也有剪短发的了,但五十岁以上的老太太绝大多数还是留发髻的。鲁老太太看见别人剪短了头发,便问俞家三姊妹剪短发的好处,实际上她老人家也动心了。她老人家早就感到梳发髻躺着看书不舒服,于是,经过一番观察与考虑,她老人家也剪了短发,自己还准备了一套理发工具,头发长了,就请许羡苏或俞芳她们给理一理。
  到了夏天,许多人穿上了白色鞋,一些顽固的老人则看不惯,看见了很不高兴的。可是,鲁老太太暑天也穿上了白色鞋。她老人家头发不很白,面孔白皙而细致,戴上蓝色的眼镜,脑后梳着刚刚流行的短发,穿起玉蓝色旗袍,手里撑着蓝色的洋伞,脚上穿着一双白色鞋,出门坐在人力车上,实在是够精神的。
  鲁老太太看书看报,常常是靠在床上,背后靠一个二尺见方的靠背枕头,花布枕套已经很旧了。俞芳和俞藻看在眼里记在心上,姐妹俩决定合绣一个新枕套送给太师母。她俩用彩色绣花线在枕套上绣了四个娃娃,看上去绣工粗拙很不高明,花样不新也不好看。绣好之后,她俩给太师母送去,太师母很高兴地收下,马上就用它把那个旧枕套替换下来了。这个枕套竟一直使用了十年,俞芳离京那年还看见它在用着。
  鲁老太太不但容易接受新事物,而且总是旗帜鲜明地支持新事物。1925年,北京学生掀起抵制日货运动,她老人家把她日常用的日本散脸盆等等都砸碎丢掉,不管是不是周作人老婆羽太信子买来的,也不顾羽太信子的情绪如何。
  在北京女师大风潮和三一八惨案中,鲁老太太天天看报纸。这时候,她老人家像二十多岁年轻人似的,焦急地等不到看第二天的报纸,于是便自己去买晚报,有时要买好几份报纸。次日,大清早起来,抢先把鲁迅要看的报纸拿过来,戴上眼镜先细看一遍。她老人家明明知道反对学校、反对政府是“大逆不道”,和反动派斗争有生命危险,尽管她对鲁迅的安危很担心,但她态度鲜明地和鲁迅站在一起,支持鲁迅,无限信任鲁迅,相信鲁迅是正义的。她老人家不但不责怪那些女学生多生事端,而且还很欢迎那些“毛丫头”到家里来,从她们嘴里详细地了解报纸上说的情况,还要和她们讨论当前的形势呢。遇到不平之处,老人家也慷慨激昂大有骂倒一切之状,反而引起儿子和那些“毛丫头”笑起来。鲁迅说:“娘何必这样的气呢?”老人家已是七十岁高龄的人,却情愿四处奔走避难,对鲁迅的事情从不阻拦也不埋怨。
  1926年8月26日,在鲁迅的安全时刻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,老母亲鲁老太太再一次将儿子送出门,满含热泪祝福儿子到了南方会更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