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44鲁老太避难
章节列表
44鲁老太避难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1926年4月16日下午,鲁迅的“交通”许羡苏风风火火地跑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大先生,今晚可能要来捉人抄家,您还是出去躲一躲吧!”
  听到此消息,鲁迅着急了。他自己倒没有什么关系,因为“三?一八”惨案发生后,段祺瑞政府除了通缉五个“暴徒首领”之外,还通缉鲁迅、许寿裳、马裕藻等四十八人,鲁迅他们在教育部同事齐寿山的帮助下,先后在山本医院、法国医院、德国医院等处避难。现在,鲁迅担心着他的母亲,只怕要是真的抄家,母亲岁数大了受到惊恐,精神和身体会吃不消的,最好出去躲避一下。可是,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,临时到哪里去躲避呢?鲁迅抽着烟,焦急地在屋里转……“大先生!”先前砖塔胡同三姊妹的老大俞芬走进来,看见鲁迅一边抽烟一边转悠就问:“大先生,您好像有什么急事?”
  “是啊!你来得正好。今晚可能要来捉人抄家,你看让你太师母和大师母到哪儿去躲避一下好呢?”
  “嗨,就让太师母和大师母到我家去好啦!”俞芬灵机一动说,“万一有紧急情况,就从窗口跳到教堂院里去,绝对安全!”
  俞家三姊妹离开砖塔胡同以后,现在住在真如镜一号。房子产权属于法国教堂,和法国教堂只有一墙之隔。房主收房租时还特别关照过,万一时局紧张有什么事,允许她们姐仨从窗口跳到教堂的院子里。到了那里就没有问题了,因为军队、警察是不敢进法国教堂的。
  “大先生,这倒是一个万全之策!”许羡苏表示赞同俞芬的意见。
  “哪,我就到你们那里去吧,好些日子没见了,我还真挺想你那两个妹妹的。”鲁老太太说。
  “好,这我就放心了。”鲁迅如释重负地说,将手中的烟头碾灭。
  事情定下来,俞芬急忙跑回家通知她的两个妹妹。听说太师母、大师母、许姐姐要来,俞芳和俞藻喜出望外地高兴。
  “哎,听着:你们俩把屋里打扫干净,我们的大床让给太师母和大师母睡,你们俩到楼下的薛伯伯家借铺板搭两张床,我们姐妹三个和许姐姐睡。”俞芬给两个妹妹布置好任务,再三嘱咐做好准备之后,又急忙跑去接太师母和大师母了。
  俞芳和俞藻姐妹俩愉快地忙起来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自觉又尽力地收拾过屋子,把房子里的陈年灰尘都打扫出去,又用清水把大床和桌椅什么的通通擦干净,还把大床垫得厚厚的,换上了干净的床单、最好的被子和枕头,真是一心想让两位老人家睡得舒舒服服的。接着,姐妹俩跑到楼下去,从薛伯伯家借来了两副床板和长凳搭床。就在这时,姐姐俞芬和许羡苏陪着太师母和大师母来了。两位老人看到小姐妹俩忙得满头大汗,把屋里收拾得十分干净整齐,便夸奖了一番。
  自从俞家三姊妹迁居到真如镜一号以来,太师母和大师母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。太师母和大师母还有许羡苏姐姐的到来,俞芳和俞藻姐妹俩真开心哪!姐妹俩忙着给她们递茶、点烟,跑上跑下地忙活。接下来是准备晚饭,俞芳和俞藻姐妹俩当姐姐俞芬的“助手”,今天晚饭,吃饭的人增加了一倍,锅碗瓢盆不够用了,要到邻居家去借,还要把闲置的碗筷拿出来洗刷干净,用开水烫过后擦拭干净,再把大姐姐炒好的菜一盘盘端上来。
  吃饭了,从来没有过今天这么热闹。太师母和大师母夸奖菜烧得好吃,大姐姐俞芬自然很高兴,一边给两位老人夹菜一边劝两位老人多吃点,可是,两位老人毕竟胃口不大,所以又把大部分菜夹到俞芳和俞藻的碗里,小姐妹俩接受呢还是不接受,尴尬地看看姐姐。
  “来,帮我吃点!”太师母一边往俞芳和俞藻碗里夹菜,一边乐呵呵地说:“你们小姐俩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多吃点!”
  有太师母解围,俞芳和俞藻小姐妹俩则“来者不拒”,狼吞虎咽地吃得特别的香。饭后,俞芳和俞藻又是主动帮助姐姐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干净,做了不少事越做还越高兴呢。
  可能吃菜吃得太多了,俞芳觉得口中渴得很,便到外间找茶壶倒水喝。外间屋没点灯,她就用手摸,啪嚓——茶壶掉在地上摔碎了。俞芳吓了一跳。
  “什么东西打碎了?”太师母在里屋问。
  大姐俞芬端着煤油灯走出来,看见茶壶掉在地上打碎了,很心痛,就要骂二妹。幸好许羡苏跟了出来解围。
  “老二已经吓了一跳,不要再骂她了。”许羡苏用手指了指里屋,暗示俞芬不要吱声,两位老人在里边呢。
  在昏暗的灯光下,俞芳看见大姐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然后回到屋里陪太师母、大师母谈话去了。经过一吓,俞芳觉得倒不渴了,赶快收拾地上的茶壶碎片,擦净地上的水。
  当俞芳走进屋来时,大家正围坐在太师母床边听老人家说话,俞芳便在新搭好的板床边上坐下来。突然,她感觉到大腿上好像被针猛刺了一下,很痛很痛,但没敢声张,只是悄悄地用手去摸那痛处,想把针刺拔出来,没曾想手又被刺了一下,她蓦地意识到不是针刺的,可能是蝎子!獯舶搴统さ适歉詹沤枥吹模旁谝醢档胤揭丫镁妹挥杏霉畲彩泵挥泻茏邢傅厍迳ú料矗蛭凑橇糇抛约核摹K晨谒盗艘簧骸罢獯灿行樱
  顿时满屋子的人都紧张起来。太师母和大师母忙过来看俞芳被蝎子蜇的情况,俞芬和许羡苏忙着找药给俞芳止痛解毒。外面已经戒严了,药店已经关门了,到哪里去找药呢?还好,多亏薛伯母把药送来,敷了药,好多了。可是,太师母还在着急找蝎子,担心没有把蝎子找出来捉住弄死,蝎子还会再爬出来蜇人,所以一直折腾到很晚了,大家才睡下。
  次日清早,太师母见俞芳醒来,关切地问:“睡醒啦?蝎子蜇的地方还痛吗?”
  “不痛了。”俞芳看了看被蝎子蜇过的地方,说:“可是,这手和腿上都起了一条红线。”
  “你过来,让我看看!”
  俞芳跳到大床上,让太师母看那蝎子蜇过的地方。老人家反复地看着,用手轻轻地抚摸着,怜惜地说:“这红线是毒气,看来这蝎子是很毒的,蜇得真不轻啊!要是娇生惯养的孩子,眼泪不知要流多少呢!”
  “太师母,你们来了,我高兴还高兴不够呢,怎么会哭呢?”俞芳冲太师母笑笑,又补充说:“太师母,你们要多住些日子呀!”
  鲁老太太微笑着抚摸着女孩子的头说:“下次做事要细心些。当然,昨天为了我们把你们忙坏了,忙中出点差是难免的。”
  听了太师母的话,俞芳心里热呼呼的——太师母多么懂得我的心哪!
  刚刚吃过早饭,潘妈来接鲁老太太和朱夫人了。
  “昨晚家里怎么样?”鲁老太太急切地问。
  “昨晚家里没事。宋紫佩先生派董先生来管家的。”潘妈回答。又补充说:“大先生已在一家旅馆租好了房间,请您们过去住呢。”
  吃过早饭,鲁老太太、朱安夫人、许羡苏走了。
  过了一阵儿,潘妈又来了。她说,大先生听说昨晚俞芳被蝎子蜇了,不放心,叫你们姐妹过去,大先生要看看。于是,俞家姐仨急忙动身到西三条胡同去。
  “大先生,太师母和大师母她们住到哪家旅馆去了?”姐妹们一进门便关切地问。
  “哦,放心吧,你们的太师母和大师母,还有你们的许羡苏姐姐都住到东安饭店去了,那里很舒适安全。”鲁迅微笑着走过来,“来,俞芳,让我看看你被蝎子蜇的地方!”
  俞芳走过去,让大先生看她那被蝎子蜇过有红线的地方。
  “唔,蝎子真够毒的!”鲁迅笑着说,“听说当时你们的太师母一定要找到蝎子,这位老太太真是的,人被蜇了,总应该先管人的嘛。”
  鲁迅说着,把事先已准备好的药给俞芳敷上,又安慰她说:“不要紧的,过几天红线会退去的。”
  俞家姐仨知道大先生很忙,坐了一会儿,便告辞回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