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28挚友重相聚
章节列表
28挚友重相聚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中华民国元年一月一日(1912年1月1日),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,定都南京。蔡孑民任教育部长。许寿裳被蔡孑民邀请到南京帮忙,便找机会推荐周树人来工作。
  “蔡先生,目前一切草创,未具规模,草拟各种规章,日不暇给。我向先生推荐一人,可好?”许寿裳趁工作间隙对蔡孑民部长说。
  “你推荐谁?”
  “周树人,我的一个老同学,也是老同事。”
  “唔,我久慕其名,未见其人,正拟驰函延请,现在就托先生代函敦劝,早日来南京。”
  教育部长同意了。于是,许寿裳从南京两次给周树人发函,转达蔡孑民部长殷切延揽之意,请周树人速往南京工作。不久,周树人便来到南京,在临时政府教育部任职,两个挚友复又聚在一起。
  周树人和许寿裳,白天,两人同桌办公,晚上,两人联床共话。老朋友今日重相聚,有说不尽的话。两个人谈起在东京的“伍舍”,一起在庭院里种花草,一起逛神田一带的旧书铺,一起访银座的规模宏大的丸善书店,一起到章太炎先生处去听讲;又谈及辛亥革命以后故乡绍兴的“革命”情形,实在感到那些事多么的滑稽可笑。闲暇时,两人同去图书馆,周树人借来《沈下贤集》抄录,后来在《唐宋传奇集》中所收入的《湘中怨辞》、《异梦录》、《秦梦记》,就是在这时期抄写的,这是后话。
  一次,周树人和许寿裳一同去逛满清驻防旗营废址,只见一片焦土,在一处没有门窗的破屋子里,有两个年老的满族妇女,见了他俩像老鼠见了猫似的,惊惧地连连说没有什么,没有什么。周树人讲起在矿路学堂读书时的事,学生骑马过旗营时受到满人的欺侮,言下仍有余恨。
  不久,蔡孑民接到命令北上迎接袁世凯。次日,来了一位次长景耀月代理部务。此人好大喜功,只知扩充自己的势力,用人惟亲。一天,这位次长忽然提出要办杂志,将此项任务交给周树人。他也太不识人,周树人没有理睬他。于是,趁蔡孑民不在部里,他暗中列了一份名单,送请大总统府任命,其中,竟然没有周树人的名字。幸好,蔡先生此时回来,赶快把这件事撤销了,否则将闹成大笑话。
  不久,教育部移到北京,周树人和许寿裳也要北上。4月中旬,周树人和许寿裳同返绍兴,5月初,两人一同由绍兴启程前往北京。同行的有蔡谷清和许寿裳的侄子许世璇。他们从上海登轮船北上。上船之前,周树人买了一部有正书局出版的《红楼梦》,准备在船上翻阅。上船以后,在分配舱位时,周树人突发妙语说:“我睡上铺,谷清是被乌龟背过了的,我不愿和他同居一间。”此话一出,许寿裳和蔡谷清哈哈大笑。原来,从前在北京时,蔡谷清曾到八大胡同妓院吃花酒打茶围,忽然遇上暴雨,院中积水甚深,没有办法出门,便由妓院男子背负涉水而归。说笑之后,周树人和许世璇住一间,许寿裳和蔡谷清住一间。
  到达北京后,他们同住进宣武门外南半截胡同绍兴会馆。先前,许寿裳的哥哥许铭伯已经住在这里的“嘉荫堂”,于是,许寿裳便和哥哥同祝许世璇住在对面的“绿竹舫”,周树人则住在“藤花馆”。周树人和许铭伯一见如故,谈得很投机,从此交往很密。一天,周树人见许铭伯书桌上放着多册《越中先贤祠目序例》,便索取了一册拿回去看。这部《越中先贤祠目序例》系会稽人李慈铭编撰,祠目从西汉的西域都护郑吉开始,直至清代为止。
  周树人籍隶会稽,对于乡邦文献也很留意。三年后,辑成《会稽郡故书杂集》。这部书撰集先贤逸文,“叙其名德,著其贤能,记注陵泉,传其典实,使后人穆然有思古之情,古作者之用心至矣!其所造述虽多散亡,而逸文尚可考见一二。存而录之,或差胜于泯绝云尔。因复撰次写定,计有八种。诸书众说,时足参证本文,亦各最录,以资省览。”书中所说的八种,就是谢承的《会稽先贤传》、虞预的《会稽典录》、钟离岫的《会稽后贤传记》、贺氏的《会稽先贤像赞》、朱育的《会稽土地记》、贺循的《会稽记》、孔灵符的《会稽记》、夏侯曾先的《会稽地志》。这部书中“贤俊之名,言行之迹,风土之美,多有方志所遗,舍此更不可见。”因此,为后人瞻仰先贤留下了一份宝贵文献。这部书刊行时,用的是他的二弟周作人的名字,由此也可见他对弟弟的情意,此为后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