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26又见范爱农
章节列表
26又见范爱农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清宣统二年(1910年),9月,周树人回到绍兴,任绍兴中学教员兼监学。
  翌年春末,周树人在熟人的客座上看见一个人,相互对视了两三秒钟,两人便同时说:“哦,你是范爱农!”
  “哦,你是周树人!”
  说罢,两人都笑起来。范爱农的眼睛还是那样怪怪的带有渺视人的目光,只是这几年不见,他那年轻的头上却有了白发,也许本来就有,过去没有注意到吧。他头戴一顶农民的卷边帽,身穿一件旧布马褂,脚上一双破布鞋,显得很寒酸。他谈起自己的经历说,后期没有了学费,不能再留学,便回来了。回到故乡之后,受着轻蔑、排斥、迫害,几乎无地可容。后来,又躲在乡下当个教员,教着几个小学生糊口。有时觉得闷得慌,便乘船进城来。他说他现在爱喝酒,于是两人便喝酒。鲁老太太替他们做了一点家乡菜,拿出老酒来,听主客高谈。从此他每次进城,必定来访,非常熟了。两人酒后常谈些愚不可及的疯话,常常大笑,连母亲偶然听到了也发笑。其实,所谓“愚不可及的疯话”,并非真是什么“呆话”,实际上就是放开胸怀畅谈,毫无忌讳毫无隐瞒地谈话,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笑话。从此,二人成为好友。
  一天,周树人忽然想起在东京开同乡会的事,便问:“那次在东京吊唁革命烈士的同乡会上,你好像是故意的专门反对我,究竟是什么缘故?”
  “你还不知道?我一向就讨厌你的,而且不仅我。”
  “怎么,在那之前,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么?”
  “怎么不知道?我们到横滨,来接我们的不就是陈濬和你么?你看不起我们,摇摇头,你自己还记得么?”
  周树人想了想,哦,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。那时,陈濬(子英)约他一起到横滨去接新来留学的同乡。汽船一到,十几个人上了岸,将行李放下让税关检查,关吏在衣箱中翻来翻去,忽然翻出一双绣花鞋来,便拿着仔细地看。周树人很不满意,心里想:这些鸟男人,怎么带这种东西来呢。不由地摇了摇头。稍休息之后,大家上了火车。这一群读书人在火车上让起坐来,你让我坐我让你坐,揖让未终,火车一开车身一摇,立时跌倒了三四个。周树人很不满意,暗地想:连火车上的座位,他们也要分出尊卑来。也许又摇了摇头。在那十几个人之中,就有范爱农,还有后来牺牲的陈伯平、马宗汉烈士。当时和他们同船来的,他们的老师徐伯荪(锡麟)和他的夫人未上火车,从神户港另乘车走了。
  “那时,我大概摇了两次头吧,不知你说的是哪一次?”
  “就是税关检查的时候。”
  “我真不懂,你们带绣花鞋做什么?”
  “还不是我们师母的!”
  “到东京就要假装大脚,又何必带绣花鞋呢?”
  “谁知道呢?”
  这以后虽然景况更拮据了,但周树人和范爱农仍旧在一起饮酒说笑话。
  不久,清宣统三年(1911年10月10日,辛亥年)孙中山领导的、推翻清朝封建统治的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爆发,各省相继起义响应,形成了全国规模的革命运动。11月4日,杭州新军起义占领杭州宣布浙江光复。消息传到绍兴,11月6日,绍兴府及当地乡绅也随即改头换面,宣布绍兴光复,成立绍兴军政府。11月10日,王金发率军进驻了绍兴城。此人是辛亥革命党人,光复会会员,辛亥革命爆发后即参加杭州起义,之后,他便率军队开进绍兴城,重组绍兴军政府并任都督。
  次日,范爱农又到城里来了。他头戴农民的毡帽,脸上流露着从未有过的笑容说:“今天不喝酒了,我们一同去看看光复的绍兴吧!”
  周树人和范爱农一起来到街上,所到之处满眼是写着“欢迎”二字的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