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25在杭州教书
章节列表
25在杭州教书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清宣统元年(1909年)初春,由于留欧学生监督蒯礼卿辞职,留学欧洲的学费没有了着落,许寿裳只好取消原来打算去欧洲留学的计划,决定回国到杭州,到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任教。于是,他向挚友周树人告别。
  “你回国很好,我也要回国去,因为起孟将结婚,从此费用增多,我不能不去谋事,庶几有所资助。”周树人表示也将要回国,并请许寿裳代为设法帮忙。
  “欢迎,欢迎!”许寿裳立刻回答。
  许寿裳于4月回国就职,在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担任教务长,便招生延师,筹备开学。当时,新任监督是沈衡山先生,许寿裳推荐周树人一说即成。于是,许寿裳立即给周树人发函,周树人于7月回到杭州,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生理学化学教员。
  原来,周树人的二弟周作人在立教大学还未毕业,已经和日本女子羽太信子结了婚,家中各项费用增多,需要周树人来资助。所以,作为周家的长子,作为哥哥,周树人只得自己牺牲了研究,放弃他原来在东京研究文艺的种种计划,终于,为着他的母亲和“几个别的人”很希望他有经济上的帮助而回到中国来。
  周树人作生理学化学教员,每天在灯下看书备课,编写简明扼要的讲义,自己绘制课文的插图,常常忙到深夜。他对学生循循善诱,得到学生们的信服和爱戴。
  这年冬天,学堂监督沈衡山先生被选为谘议局副议长,新来继任的是一位以道学自命的夏震武,大家都叫他“夏木瓜”。他到学堂来上任,学堂教员没有给他递名片,他便不亲自拜会教员,引起教员不满而大哗,立刻集会于会议厅,请他出席,他还摆起了臭架子,于是教员们一哄而散。当时,正是新旧监督接替之时,许寿裳当即向监督辞职,接着,周树人和其他教员也纷纷辞职,并一齐搬出了学堂,态度十分坚决。夏震武骂许寿裳“离经叛道,非圣侮法”,许寿裳便回之以“理学欺人,大言诬实”。这位刚刚上任的监督只好辞职。许寿裳和全体教员又回到学堂,并开了一个“木瓜纪念会”。
  周树人最富于正义感,正义之所在必尽力以赴,不畏强御而强御畏之。就在他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生理学化学教员期间,他帮助他的舅父解决了一宗案件。他的外婆家在安桥头,舅父鲁寄湘擅长中医,和中药店伙计章某关系不错。章某怂恿鲁寄湘在镇塘殿开个药店,章某自荐当经理。因为离安桥头不过三里,鲁寄湘可以随时前往为人诊病,于是,便接受了章某的建议,开办了一个药店。不料,章某贪污盗窃,药店在几个月里便被盗空。鲁寄湘无奈赶快把药店歇业。章某看鲁寄湘忠厚可欺,便勾结有势力的孙某假借市商务分会的名义来反对歇业。他们确定日期开会,通知鲁寄湘出席。鲁寄湘没有办法只好来找周树人商量对策。周树人说:这事理直气壮,毫无可怕,我就可以做你的代表出席。届时,周树人单独前往,等候到晚,竟没有一个人来,周树人自行返回,此事也就风平浪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