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10放学回家后
章节列表
10放学回家后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放学了。
  樟寿走进了一家书坊,要了图书目录来看着,估摸着衣兜里的压岁钱能买几本书。樟寿买的书多半是“花书”,就是各种画谱的书。选了选,觉得《海仙画谱》、《阜长画谱》、《椒石画册》等几本还不错,便买了下来。那时候的书,都是一些线装书,木刻或石印版本。回到家里,他把几本书都用绢线重新装订了一下,还用栗壳纸仔细装订上了封面。然后,把这些画谱本子收进一只红色的皮箱里——这是他专门用来收藏书的皮箱。因为木箱会有书虫蛀,皮箱口子高不容易进虫子。书箱里的书摆放得很整齐,大空档放大书,小空档放小书,缝里还放一些防虫的小包樟脑。书放好之后,开始做功课。
  晚饭后,他把桌子擦干净把手洗干净,然后把那些画谱拿出来,一页一页地仔细看着。他翻看画谱时很细心,决不用手指从书页上刮过去而使书页左下角翘起捏住来翻,生怕那样会使纸面上留下指甲刮过的痕迹,他是用手指在书页折缝上方印有一条宽墨线处轻轻地翻,这样就可以避免弄坏弄脏书。弟弟过来好奇地伏在桌边上看,他带有警告的口气说:“只许在旁边老老实实看,决不允许伸手摸一摸!”
  樟寿一边看一边画。他使用一种极薄而且透明的荆川纸,放在画面上,用一种笔尖很细的北狼毫毛笔细心描绘。北狼毫毛笔是一种用黄鼠狼毛制成的小毛笔,他几乎一生都是用这种笔。一有空闲,他就描画,天天如此,竟然描绘了一百多张绣像,装订成一本绣像画册。
  樟寿喜欢读书,经常买书,还经常抄书。书,对于他比什么都宝贵。买来的书,如果有污损,就要拿去掉换;那时候都是线装书,如果书店装订得不好,回到家里还要自己重新装订。看书时,他非常精心,舍不得让书有一点点的污损或皱折。
  樟寿空闲时也爱种花,有一些月季、石竹、文竹、郁李、映山红、鸡冠花、万年青、凤仙花、吉祥草等等。因此,他又爱看并抄写那些讲述怎样种花的书,如《花镜》就是他最常看的一本书。他不单知道种花的方法,还知道那些花的名称和科目,每得到一种花,便在花盆上插一根短竹签,写上这种花的名称什么的。由于喜欢养花种草,他渐渐地对研究植物学产生了兴趣,采集并制做了许多植物的标本,每种植物标本都用纸条标明植物的名称、采集的时间和地点等。
  樟寿抄书的兴致很浓厚。在曾祖母卧室的空楼上,南窗下放着一张八仙桌,樟寿就在这张桌子上抄书。功课都在念书的“书屋”里做完了,所以回家以后没有宿题(家庭作业)。至于晚上读“夜书”,那是特别热心参加科举的人做的,樟寿的父亲伯宜公就不曾读八股,所以并不督促孩子读“夜书”。孩子放学回来,就让他玩去好了。起初,樟寿抄写古文奇字,从一本《康熙字典》上的一部查起,把所列的所谓古文一个个地抄写下来,订成一册。再有,就是从一本《唐诗叩弹集》中抄写有关花的诗,如梅花、桃花,把书中所写的百花诗一首首地抄录出来,也订成册。后来,樟寿从玉田先生那里借来一部《唐代丛书》,虽说这部书比较简陋,却有一些有意思的东西,似乎又发现了一个新天地。那时候实在是没有什么好书、没有什么儿童读物能够引起小孩子的兴趣。
  樟寿平时有空不抄书的时候很少。他抄过许多书,像陆羽的《茶经》,陆龟蒙的《五木经》等。他不仅抄了不少花谱,还抄了不少竹谱和笋谱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