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鲁迅

1936年10月,鲁迅先生在上海逝世。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为扩大鲁迅精神的影响,以唤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04百草园童趣
章节列表
04百草园童趣
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湛蓝的天空上,几片棉絮般的白云慢慢地飘动,炽烈的骄阳照在大地上,高大的皂荚树和结满紫红色桑椹的桑树在墙边挺立着,微风轻轻地吹拂,送来大树树叶底下知了的高声长吟,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忙忙碌碌采花粉。樟寿和几个孩子在草地上嬉耍,突地,一只云雀从草丛中窜出直刺云天而去,孩子们吓了一跳,一个孩子竟被吓了一个腚蹾,逗得大家咯咯咯地笑起来。
  这里是周宅的“百草园”,是小樟寿和其他孩子们的乐园。
  “百草园”就是一个普通的菜园子。在周宅的后面,平常人们称它为后园。它分为一个大园和一个小园。大园横向宽阔,和八间房的宅院相等,估计要有十丈,长向则更大些,就是说大园可能有两亩多地。在大园的西北角处,有一块突出去的小园,大约有大园面积的四分之一。园子里树木花草繁盛,那里有一座砖瓦堆,大约是太平天国战后修缮房屋时堆起来的,孩子们称它高山堆。那砖瓦堆上面长着一株皂荚树,树干有腰那么粗,树上结有“圆肥皂”。在大园以北小园以东还有一个“鬼园”,传说那里埋葬着太平军尸体,孩子们害怕不敢去。那里长着许多桑树,枝叶伸到矮泥墙这边来,孩子们可以摘桑椹。木莲藤缠绕在树上,沿着树杆爬得很高,结出莲房那样的果实。
  “喂,我们抓蛐蛐儿去!”
  忽啦一下,孩子们都向那泥墙根跑去。油蛉在这里低唱,蟋蟀在这里弹琴。孩子们循着声音轻轻移动脚步,去到那发出蟋蟀叫声处,轻轻翻开砖瓦石块寻找,蟋蟀突地跳出来钻进了另一块砖缝里去,只有蜈蚣在瓦片上曲曲弯弯地爬行。孩子们继续翻着,发现了一只斑蝥,用手指按住它的脊梁,啪地一声从后窍喷出一股烟雾。
  “哈哈,好玩,好玩!”孩子们拍手叫着跳着笑着。
  “哎,听大人说,何首乌的根子像人形,吃了便可以成仙呢。来,我们把它拔起来看看!”樟寿双手抓住一株何首乌,几个孩子也伸手来一起拔,牵连不断地拔起来,拔着拔着,轰隆一声,矮泥墙坍塌了一片,何首乌的根子露出来了,然而并没有看到哪块根子像人一样。
  “你们看,复盆子像小珊瑚珠攒成的小球一样,多好看,还好吃呢!”樟寿小心翼翼地避开复盆子那刺,摘下果实放进嘴里品尝着,“嗯,又酸又甜,比桑椹还好呢!”
  孩子们嬉笑着向草丛间跑去。
  “喂!不要到那些长草里去,那里有一条很大的赤练蛇!”樟寿向孩子们呼叫着。
  “真的吗?”孩子们停下来,向樟寿投来疑问的目光。
  “是啊!长妈妈说的,那里有赤练蛇,还有吃人的美女蛇呢!”樟寿看着小朋友们都在等着下文,便接着说:“长妈妈说,以前,有一个读书人住在古庙里用功读书,晚间在院子里纳凉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。他答应着,向四面看,只见一个美女的脸露在墙头上,向他一笑就隐去了。他很高兴。然而,这一切都被走过来的老和尚识破。老和尚对读书人说,你的脸上有妖气,一定是遇见了‘美女蛇’。美女蛇是长着人头的蛇身子的怪物,能呼唤人的名字,倘若人答应了,夜间便要来吃这个人的肉。那个读书人吓得要死。老和尚却说无妨,给了读书人一个小盒子,告诉他只要放在枕头边上,便可高枕无忧了。那个读书人虽然照办了,却是提心吊胆地睡不着。到了半夜,沙沙沙,门外像是风雨声,呀,怪物果然来了!读书人吓得瑟瑟发抖,这时‘嚯’的一声,一道金光从枕头边飞出,刹时外面便什么声音也没有了。接着,那道金光又飞回来,收敛进盒子里去。后来,那个读书人问老和尚,老和尚说,这是飞蜈蚣,能吸美女蛇的脑髓,美女蛇被它治死了。”
  听了这个故事,孩子们都不敢到深草里边去了。夏夜乘凉,往往有些担心,不敢往墙上看。当然,小樟寿并没有见到过什么赤练蛇或美女蛇。小樟寿有时就想,如果能得到一个老和尚那样的飞蜈蚣盒子多好啊,就不用害怕了!
  百草园到了冬天,就没有什么趣味儿了。下雪了,拍雪人,把整个的人形做上去,要不塑个雪罗汉,也怪好看有趣儿的。可是,谁也不到这荒园里来,没有人看,做了雪人也没劲!后来,小朋友运水的父亲章福庆教了他雪天捕鸟雀的方法。雪下得很厚了,积雪覆盖地面一两天,在鸟雀无处觅食的时候,扫开一片雪,露出一片地面来,在那片地面上撒一些谷物,然后用一根短棒支起一个大竹筛,在棒上系一条长长的绳子,远远地用手拽着长绳子,看见鸟雀落下来钻到竹筛下的时候,迅速将绳子一拉,就将鸟雀罩住了。
  不久,小樟寿要被送到玉田先生家塾里去读书。小樟寿想不明白,家里为什么要把他送进书塾里去,而且还是全城中最严厉的书塾。他就想:也许是因为拔何首乌毁坏了泥墙吧,也许是因为将砖头抛到间壁梁家去了吧,也许是因为站在石井栏上跳下来吧,反正是不能再经常到百草园里来玩了。
  小樟寿依依不舍地回过头来看看百草园:再见吧,我的蟋蟀们!再见吧,我的覆盆子们和木莲们!